LEICA Q 街拍故事1

by 郭大爛 in 個人攝影作品
婚禮紀錄-婚禮攝影-婚禮攝影師-攝影教學-婚攝推薦
LEICA Q 街拍故事1

▌Sound Man | NOV 7, 2016

我:「請問這是在聽什麼呢?」
叔:「在聽漏水。」

我:「這樣也聽得出來?」
叔:「這種聽診技術早就有了,不是新科技。」

我:「地面這麼硬,聲音傳得出來嗎?」
叔:「固體聲音才傳得更清楚。」

我:「汽車經過不會影響嗎?」
叔:「講到汽車我想到上次我半夜去汽車旅館聽漏水,結果一直聽到男生女生在叫。」

 

▌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 SEP 27, 2016

梅姬颱風剛來沒多久,沙鹿地區就陷入漆黑。在風雨中我看到搶修車來到一處著火的樹旁,我下車但沒有雨衣,只能用衣服稍微遮住相機。

「為什麼樹幹會起火呢?」我問。

「一定是摩擦到電線,電線皮可能脫落,必須趕在電線燒斷之前處理好才行。」

程序上是要先通知機房斷電,但因為電話佔線,他們只好在不斷播打,最終終於成功斷電,火光瞬間熄滅。就看到一個人隨雲梯車緩緩上升去,想用電鋸切下幾根樹枝,但是在風雨中就連拉動柴油電鋸都顯得吃力,他拉了五六回才成功發動,樹枝跟著啪啦啪啦掉下來。

這時我問了一個長久以來我心裡的疑問:「其實每次颱風來,都是那幾棵樹倒下壓到電線,既然如此,為什麼非得把那棵樹再種回去呢?譬如北勢國小旁那幾棵重心不穩的大樹,就緊挨著電線,每次風吹必倒,都造成停電啊。」

穿著黃衣服的男子一邊打燈一邊告訴我:「你也知道那些樹有危險,但事情沒那麼容易的。要砍掉一棵樹,要跟上面層層匯報,可是那些專家學者不會同意你這麼做的。不要說砍掉,就連修剪一棵樹,讓枝幹不要太靠近電線,都會有XX大學教授批評你在破壞景觀,在他們眼裡,景觀最重要。」

我:「沒想到竟然是這種原因…」

男子:「想不到的事情可多了。這世界上…真的什麼人都有。」

鋸下樹枝之後,他們小心處理樹枝,收起道路椎。

搶修車離開前那名男子又回過頭向我打招呼:「謝謝你關心我們的工作。」然後在黑暗的路上繼續前進。

 

▌人間階段 | OCT 2, 2016

港區藝術中心附近有個舊眷村,後來一旁的空地蓋了國宅,此地就成了廢墟。

這幾年政府有意將該眷村活化為藝術特區,但無奈建物老舊,使用堪慮。今日工人開始拆除屋頂,要重新打造舊眷村。

下午的太陽炙熱難耐,三四名工人推著木頭忙進忙出,但其中有一位先生身穿汗衫,明顯與工人不同道。

我好奇問:「先生,為什麼一個人搬這些木頭呢?」

男子用手抹去眼睛上的汗:「你剛剛拍的那間破房子其實就是我小時候住的地方,現在他們要把這裡拆了,我就來搬我自己家的木頭。」

我:「為什麼不讓工人來做這些雜事就好呢?」

男子:「他們是要把木頭搬去丟掉,可是我想留下來……。 我新家那邊有空地,反正我也退休了,想說種點菜,這些木頭剛好可以做圍籬笆(笑)。」

說著他便繼續拿起那些佈滿鏽鐵釘的老木材,橫著身子將他們拖出巷口外。

 

▌清水市場 | OCT 2, 2016

下午五點去的時候已經空無一人,攤家全都收了,只剩下幾間雜貨舖開著門,面對空氣。

雞鴨魚肉攤中有一間花店,亮麗的顏色跟油膩灰暗的市場相比,顯得非常突兀。

我走上前去要拍下那盆花,一旁的老先生突然說:「年輕人出來走走拍照嗎?」

我:「是的,我喜歡看看傳統市場。」

老先生:「晚了,早上很多人,現在都收了。」

我:「不會的,沒有人還是很好看。」

老先生:「這裡人越來越少了,我兒子女兒都離開這裡,所以現在我一個人做。你是從哪裡來?」

我:「我從沙鹿來。」

老先生:「沙鹿人口應該比我們這邊多吧?」

我:「確實比較多。」

老先生見我手上拿相機,就回頭從櫃台裡拿東西,說:「我平常也會自己拍。」他拿出一支手機,然後開機。他是為了給我看才開機。

我正納悶這是什麼牌子,他說:「這你沒看過的。」果然兩秒後亮起的品牌是我未曾聽聞的,可能是山寨品牌。

手機舊了,表面的保護膜已經多處起了氣泡,但螢幕顏色比我想像中的好。老先生滑開了相簿,給我看他的花卉作品。

我:「這都是什麼場合?」

老先生:「有人請客,或者有店開幕的時候。你看這都是我自己插的,這盆跟人一樣高。」

我看著老先生的臉,皮膚氣色非常好,沒有什麼老人斑,頭腦也相當清楚。看著他一頁一頁的「作品」,我突然放心,他過得很好。

照片中他正把一盆火鶴花放入盆中,只為了要讓我拍照,說這樣拍比較好看。

原先那束花是放在桌上,我說看起來像塑膠假花,他說這裡從來都只賣真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