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美學入門] 新學期開始,談談攝影

by 郭大爛 in 攝影美學研究
婚禮紀錄-婚禮攝影-婚禮攝影師-攝影教學-婚攝推薦
[攝影美學入門] 新學期開始,談談攝影
婉君在夜裡

在最初,我們都是拍攝自己覺得美的事物。

 

2016暑假即將步入尾聲,許多社團與公司行號紛紛開始找我給大家上課,這學期我也將在靜宜擔任指導老師,因此特別為大學生寫了篇攝影入門,希望幫助大家對攝影美學先建立基礎知識。

攝影很難,因為它太容易

在數位世代要拍攝出「人人讚好的照片」已非難事,因數碼相機的即時反饋性有助於加強人們看照片的眼光。然而雖然科技的進步簡化了攝影過程,但是它的本質從未簡化過,任何深入研究攝影的人都會得到一個共通的事實:攝影是一座山,你以為走得很遠時,其實你還在山腳。(此比喻出自吳嘉寶)學攝影最恐怖的是:你不知道現在自己在深山中的哪裡。會造成這種空間迷航的原因是什麼呢?看得不夠多不夠廣

不要忘記當你一腳踏進這領域時,你不是踏進一個靜止不動的池塘,而是踏進由數十億人共同滾動的磅礡大河!
這條河會把你沖向哪裡?沖向大多數人會去的地方,也就是說剛開始你對所謂「好照片」的認知,其實就是大家對這條河的集體認知,這就是「視覺文化」。在大河時期,你放上FB的照片沒有人會說不好看,讚往往都是以百計算。恭喜這時候你已經到山腳了。再往上是比較少人到的地方,因為那裡並不美。

The Maze @ Donovan Wylie

晚上在研究馬格蘭攝影師 Donovan Wylie 時,偶然發現了一個攝影人的部落格,上頭寫著:

不知道想拍什麼,這個人拍了某監獄房間 4張,啥都没有… 也搞不懂拍啥。@@這俺也能拍啊。

看到這心中頓時有個感嘆:其實作者就是要表現監獄房間裡什麼都沒有啊。那個專題他拍了至少 80張 —— 重複而單調的 80張,是人類監禁歷史的重要影像證據。如果沒有攝影家去記錄,那麼百年之後的人類對這個世代的牢籠就難以想像了,就像我們現在難以想像被攻破前的巴士底監獄一樣。Donovan Wylie 對權力與監視的研究讓我想起了傅柯(Michel Foucault)的《規訓與懲罰》(1975)。我觀察了幾支他的訪談,認為他心裡住著一個傅柯,但是擁有了貝雪夫婦(Bernd & Hilla Becher)的類型學攝影技巧。

Bernd & Hilla Becher 1980-88

在類型學的攝影中,德國的貝歇爾夫婦創建了一個山頭,但你唯一能做的不是登上它,而是自己創建另一個山頭。

 

Donovan Wylie 也紀錄各地戰爭時遺留下的的前哨站,拼了命幫人類記錄下來。


 

如果不美,那為什麼還有攝影家要去拍?因為那裡有思想、有人生、有真實世界。

人喜歡美的東西,肉體也好、風景也罷,那是天性。但你可曾想過:一張照片如果剝除了美感,它還能剩下什麼值得向外人訴說?就是在這個節點上,磅礡的河流開始分支了,一小批人放棄了美,轉而追求真實;在那裡讚的數量減少,甚至消失了。


神遊(2016),李立中

105年到國美館看展,遇到幾幅令人印象深刻的攝影作品,其中一組作品《神遊》真是出奇的好。作者研究了廟裡的天花板燈型態,然後用非常內斂的調子呈現出來。對類型收集攝影不熟悉的人,或許乍看之下沒感覺,但累積一定程度眼光的攝影人,若有機會遇到這種敏銳的類型學攝影,絕對會忍不住讚嘆。


APOLLO 13從月球背面穿出時所拍攝的兩張相片


 

相機對準什麼,表示你覺得什麼對你有意義。當你開始對自己的生命發表聲明,這種照片才是真正屬於你的生命。

有天早上,我隨手翻閱著 NASA 最近才公開的登月計畫的相片集。大家可能不知道,這些照片雖然都是用哈蘇拍的,但是所有曾經登月的哈蘇相機都被遺留在月球,從未帶回來,因為太空人為了減輕艙體重量,只能帶回底片。唯一將相機帶回地球的只有 APOLLO 13,因為他們在往月球途中發生了爆炸意外,不但未能如願登月,途中還面臨氧氣槽外洩以及返航電力不足等致命問題。

他們在拍攝這批相片時,明白自己是將死之人

他們為了節省電力,將太空艙裡的電源全部關閉,在最黑的太空裡耐著寒冷與飢餓,試圖藉由月球引力將他們甩回地球。左邊是他們剛從月球背面穿出,對著黑暗的月球背面拍了一張相片。最後他們終於手動瞄準回地球的航道時,又默默拍下一張地球的照片,這張相片的意義與其它張地球遠照完全不同:地球是他們的家,而在那外面,什麼也沒有。注視著這兩張相片,心裡好像也隨他們飄進虛無。

 

影像分析能力的進步,必須仰賴大量的閱讀;知識背景越豐厚,對影像的判斷就會更周延。

在台灣想要閱讀到好的攝影論著是非常困難的,可以多到大陸書店看看對岸的攝影書。差別在哪?台灣出版業為了市場考量,這十年來大量出版千篇一律的技術教學書,甚至譯介了非常多美國與韓國的著作,但內容大體上脫不了那條大河。中國大陸則是相當奇特的發展,他們在文革十年廢了文學院,但是他們的人文學科進展卻比我們走得更快更遠。他們的攝影文論是建立在「歷史的觀點」上。什麼叫歷史?就是已經過去了,現在大家不認為那是百分之百對了。在這樣分析批判的基礎上,人們理應要發展更完善周全的思想,因此中國把攝影摸透又寫出新意來的人比比皆是。

如果因為政治的理由你不願意看簡體字,我可以理解,也尊重你的決定。我只是想說,知識其實不該分國界。自認身處自由的我們,如果為了這點理由拒斥別人的長處,那又該拿什麼來補自己的短處呢?
 

攝影人走到山腰時,會出現一個跡象:你開始知道那些神人為什麼神了。

Martin Parr — 簡直是街頭攝影之神,有批判有觀察。森山大道 — 想模仿他的作品都仿不過來。荒木經惟 — 人家有那樣的人生,我呢?王慶松 — 人家有想法有社會批判,懂符號操作,我呢?這時你已經有機會看到那些盤據的山頭
 

越往上,你會發現與你並肩前行的人,或許只剩下個位數。

到了這一步,誰是為了休閒而學攝影,誰是為了研究攝影這學科而繼續深入攝影,就逐漸明朗了。

Taliban, 2001 @ Luc Delahaye

照片中為一名死去的塔利班士兵。一般人在美術館看見這幅照片只覺作者拍攝屍體是想呈現戰爭的可怕。但這張照片不是單純的新聞攝影。Luc Delahaye 該系列題為「History」的作品,畫面刻意選用了傳統歷史畫的修辭,有些甚至經過多張數位合成的方式來獲得這種氛圍。

「塔利班士兵」那張照片運用了傳統「聖母憐子圖」的形象:耶穌橫躺在媽媽的腿上,右手臂下垂,下肢呈現彎曲。這個題材的圖像學風格都是如此呈現,在挪用了這樣的符號之後,這張照片交叉思考的層面就變多了:正義與邪惡的情緒在此交叉,穆斯林世界和基督教世界在此交叉。作品張力因此達到超飽和狀態。一張好的藝術作品,總是讓人在畫面前駐足深思,Luc Delahaye 辦到了這一點,但是它要求觀者的視覺素養必須達到一個水平

 

現在你會發現攝影的山脈不只高,還瘋狂深!

你的目標絕不是爬上任何其中一座山,而是創造你自己的山頂,想辦法走出一條自己的路。我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寫下這篇文章的字字句句,預祝各位同學都有條充滿冒險的攝影路。█

 

攝影美學班 | 家教班

2017 © DU 雙魚的海邊

Summary
[攝影美學入門] 新學期開始,談談攝影
Article Name
[攝影美學入門] 新學期開始,談談攝影
Description
2016暑假即將步入尾聲,許多社團與公司行號紛紛開始找我給大家上攝影課,這學期我也將在靜宜擔任指導老師,因此特別為大學生寫了篇攝影入門,希望幫助大家對攝影美學先建立基礎知識。
Author
Publisher Name
DU 雙魚的海邊
Publish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