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比賽評審超給力!2017年高醫文藝獎(更新)

by 郭大爛 in 攝影美學研究
婚禮紀錄-婚禮攝影-婚禮攝影師-攝影教學-婚攝推薦
攝影比賽評審超給力!2017年高醫文藝獎(更新)

高醫文藝獎攝影比賽評審全紀錄

MAY 24, 2017

來當評審的前幾天,我剛好在高醫攝影社講課,主辦人王聖凱老師特別囑咐我別向攝影社學生透露當評審的事,否則萬一他們讓我先看了作品,比賽就有失公平。我聽著覺得有道理,但是檔期網頁上又不能不寫點東西,否則我會肯定忘記呀,於是就在網站上寫著「秘密行程」。

雙魚的海邊婚禮攝影檔期查詢

聖凱老師看了說:「其實你可以隨意寫點別的……反正網站不是你的嗎?」高醫攝影社同學則表示:「早知道就拍腿照參賽了。」

 

評審大有來頭

我第一個到教室之後,發現評審抵達的順序似乎有按照輩分排序的錯覺。在我之後抵達的是台南科大的徐乃文老師,再來是經典商業攝影的陳漢元老師,接著是高師大視覺設計系主任陳立民博士,然後最後一個到場的重砲,竟然是李昱宏老師……嚇得俺不敢說話呀。

高醫大文藝獎攝影比賽

照片遠方手放在桌上的就是李昱宏老師。開場時聖凱老師(右高帥者)正在為大家講述本屆評審方向。

高醫大文藝獎郭大爛評審名牌

高師大教授看著我的名牌,然後說:「不行,你的名字我實在無法唸出來。」我突然想到鄧不利多也曾囑咐我不可以說出佛地魔的名號。

 

超展開的攝影評審型態

一般評審過程不需要公開,但聖凱老師決定仿照文學獎評審過程,公開讓學生參與討論。於是到了15:10左右,學生們魚貫進入會場觀察評審們評分的過程。在此期間,聖凱老師還會把麥克風遞給評審,即時講述對眼前作品的感受。此時評審若看法不一而需現場討論,學生也可聽得一清二楚。

高醫文藝獎攝影比賽評審會場

原以為參加活動的學生不多,沒想到一到開放時間馬上就座無虛席,這樣的評審方式超吸睛。決選之後,好幾位同學紛紛舉手發問,想知道自己投了好幾件作品,但為什麼評審選A不選B。同學還滿誠實的嘛……回想起我們學生時代還拿學弟妹人頭參賽賺獎金……。

 

喜歡的作品第一輪就陣亡

評審到第二輪時,陳漢元老師過來跟我說:「你剛剛說的星夜郵輪那張我也有投耶,啊怎麼不見了?」我尋了一下桌面,發現真的被刷下去,我說:「沒辦法了,這次比賽沒有平反機制,票少了就是沒了。」陳老師:「太可惜了,那拍得很好耶!」(兩個男人握拳流淚惋惜貌)

 

本屆參賽作品須為三張連作型態

高醫文藝獎參賽作品,《街景記憶》,張律嘉

高醫文藝獎參賽作品

《街景記憶》,陳律嘉

連作最可看出來學生是否具備操作影像語言的能力。我發現本屆作品型態有自我表達,有觀察外在世界,也有移情或擺拍。由於作品型態出乎意料的相當豐富,我和陳漢元與徐乃文老師在決選時,為了兩件完全不同題材卻同樣引人入勝的作品,在學生面前糾結半天,彷彿割捨一方就對另一方不公一樣。

高醫文藝獎參賽作品

連作三張一組,有沒有貫徹題材與維持品質就顯得相當重要了。這次參賽作品共90件,因為附帶講評而且中間有些難以抉擇的情形,從開始評審到活動結束,整整花了4個小時才結束。

公開評審過程的好與壞

好處顯而易見:參賽者們可以得到即時回饋,明白自己的作品在不同專長領域者眼中是什麼樣的評價。缺點則是萬一評審們意見相左時,可能必須在場上針鋒相對。好在與會者都是極有涵養之人,並沒有缺點中的擔憂出現,不但沒有針鋒相對,反到是多了許多意見交流。真非常羨慕高醫同學,有老師願意舉辦這樣極富教育意義的活動。

高醫文藝獎攝影比賽評審

攝影比賽評審結束後的畫面,左起:主辦人王聖凱,李昱宏,陳漢元,陳立民,徐乃文。photo by 郭大爛  Leica Q

 

 

高醫文藝獎得獎攝影作品《畢業季》

《畢業季》,陳威翰

附件

對得獎作品《 畢業季 》之講評

by 郭大爛

作品形式非常到位,品質也讓評審們難以找出破綻。第一張畢業服擺設與花瓣的配合,以及自然光線角度的選擇都恰到好處,無可挑剔。 第二張字典與眼鏡的近攝也非常好看,作者使用簡易燈具做出的光線角度給人一種愉悅而柔和的氣氛。 第三張就更令我和其他評審們嘖嘖稱奇了,理論上人物置坐窗邊,要能把最高的反差留給主體卻又不失背景細節,是非常難經營的畫面。另外同學對於鏡頭水平的嚴格修正,以及正確的在某時間點利用陽光拍攝畫面,確實讓第三張作品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整體作品讓觀眾可以感受到,作者對影像有極高的控制能力。

接下來我們深究三張照片背後的意義。作者表示,第一張照片是像畢業學長姐借來的學士服。這部分非常好,因為將靜物做符號拍攝時,原真性其實會影響觀眾對作品的評價。第二張照片則是另一種取捨問題:為何要使用英文字典?作者理由是自己是馬來西亞人,因此選用英文字典來拍攝。但視覺文化是非常奇怪的,即便是道地台灣人,當我們製作許多類似圖像時,人們大多數時候依然會選用英文書籍當墊底。這是一個值得再思考的文化部分。第三張照片中的畢業生,經由與作者對話之後了解到,畫面中人物是作者請朋友來進行擺拍,而非真正的畢業生。這就會產生一個重要的影像問題:這系列照片已經肯定不是紀實攝影了,而是擺拍。

但我想跟同學說的是:在攝影藝術領域裡即便是物件的擺拍,也是非常講究原真性的。觀眾在得知物件真實來源之後,評價會有所不同。若能理解這部分,相信對各位同學未來的創作會有幫助。

歷史上有名的案例就是Robert Doisneau在1950年代拍攝的《市政廳前之吻》,過往大家認為這是極佳的抓拍作品,但是在1992年一場關於這張照片的肖像權爭議中,攝影家表示這其實是一張擺拍,他是請人在街頭上擁吻並以接近抓拍的感覺記錄下來。由於這張照片已成為攝影史上的ICON,人們普遍不再去追究任何倫理問題。但對於較近代的攝影創作者來說,這部分確實是值得多加注意的。

 

2017 © DU 雙魚的海邊

 

Back to Top